线虫

Will I ever see you.

纪念重开的瞎写一通∠( ᐛ 」∠)_


  四年前,我是个屁事不懂的初一小朋友,在电视点播上发现了银魂。四年后,我还是个屁事不懂的高二小朋友,银魂漫画追了四年,我以为自己看新开动画内心会毫无波澜。结果我果然还是个傻小孩,看到那个卷毛,看到只活在op里面的真选组,忍不住冒眼泪。
  sougo和kamui曾经是我的id,银桑和十四的头像被我轮换着用。那张银他妈的屏保,即使手机换来换去,我还是断断续续用了两年。
-
  以前我就老是嚷嚷着,要是银他妈不完结就好啦,让江户就这样闹腾下去吧。结果一看漫画更新,空知猩猩的将军暗杀篇给了我当头一棒。
  因为看过薄樱鬼,对当时的日本历史有所了解,我暗自希望猩猩不要让真选组像那个带有哀艳色彩的新选组那样,走上覆灭的结局。
  可真选组还是走了。
  第三季完结挺久了,我始终没有点开完结那一话。好像我不去点开,真选组的大家就会永远在那个屯所里,在江户的街道上,穿着制服,守护着那座城市。
-
去年九月的有几个晚上,学校供电出了问题,几乎全部高二理科班教室都停了电。
我坐在楼梯间里,借着灯光写圆锥曲线的题目。想来当时也是痛苦,汗流浃背的,坐在台阶上写作业,脖子也挺痛。
后来干脆就不写了。难得可以名正言顺摸一次鱼,干脆释放一下自己被埋没已久的矫情的心。
iPod切到了那首プライド革命,我望着灯火通明的另一侧教学楼,没有戴眼镜,明亮的光斑糊成一块一块的。情不自禁又想起了那个卷毛,大摇大摆地走过来,抠着鼻子,大力一拍我的肩膀。
突然就很想冲到学校电脑房里,把我最喜欢的那些日常篇翻出来看一遍,大声地笑半个小时,管他妈的作业,去他妈的压力。
-
喜欢的动画早就全部完结了,圈子大部分也是冷的。终于,银魂再开,又有了每周回家追番的期待。
马上又要开学了呢,很多课都快进入复习阶段了。昨天刷好了书包,三个拉链孔,一个给叶神,一个给十四,一个给银桑。
大概,银他妈会陪我度过大半个高三吧。
这么一想,又充满了动力。
有喜欢的人们陪着自己一起前行,实在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他们在烙阳浴血奋战,我在教室燃烧脑细胞,听起来真酷啊。这段时间,每次停下来揉眼睛,好像都能听见你们说着那些有些灰暗却藏着希望的黄段子,使劲对我笑,露出大白牙。
想到这里,我都忍不住笑了。
-
最后码一段自己最喜欢的话。曾经在我初中直升失手,联考爆炸的那段时间起了巨大鸡汤作用的话:
“孕妇经历从鼻孔里拉出西瓜一样的痛苦后才生出小孩,艺术家经历从肛门里拉出宇宙一样的痛苦后才创造出作品。谁都有碰壁后自暴自弃想要逃避的时候,但所谓痛苦,也就是你体内的机械冲破避障创造出什么的时候。这一点决不能忘记,在这痛苦之中有重要的东西,决不能忘记,大家都是背负这些烦人的机械,一路跌跌撞撞滚过来的。”
虽然我只是一个小屁孩啦,没什么痛苦和忧虑的,不过这种话,果然一看见就会燃起来呀。

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