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月色和雪色之间,
你是第三种绝色。

我尽力了

谁愿意只装饰你的梦

也许需要一个置顶

这是个个人博。
电脑里存的乱七八糟的思考产物太多了,于是我决定放在这里,做有仪式感的写作。

我没看过什么书,肚子里的笔墨大多是严肃文学经典,目前正在努力看纪实类与学术类。但是我的喜欢列表里好多同人文,那些是我的休闲娱乐源泉。
我脑子里的思想也就那样,毕竟我政治历史在读高中时就没好好学过,以后也永远farewell。顺带一提,我学数学类某专业的,三段式推理深入我心。

应该就发发自己以前的胡言乱语,还有脱发日常吧。
也可以社交,lofter里面的我比较随性。

我希望我能学会和自己和解。
我并不是每时每刻都是个圣人,我很卑鄙,我很粗劣。

其实我也一直,算是在仰望吧。
我希望自己能够不辜负对自己未来的所有期待,和我曾经那样令自己骄傲的过往。
“一定能成为那样的花的。”

兰花豹by小周123
最最喜欢的一段话。封面就不拍了,我手残。捧着书去学校啃着,居然能有把兰花豹当精神食粮的一天。
小周是我看文的阴影……以前看了十大酷刑和九转丹砂就敬而远之不敢碰了,怕自己伤心。后来机缘巧合下看了兰花豹,突然爱上。
“荡气回肠之余,却只觉得荒谬。”
既冷且酷,无比锋利的措辞。

纪念重开的瞎写一通∠( ᐛ 」∠)_


  四年前,我是个屁事不懂的初一小朋友,在电视点播上发现了银魂。四年后,我还是个屁事不懂的高二小朋友,银魂漫画追了四年,我以为自己看新开动画内心会毫无波澜。结果我果然还是个傻小孩,看到那个卷毛,看到只活在op里面的真选组,忍不住冒眼泪。
  sougo和kamui曾经是我的id,银桑和十四的头像被我轮换着用。那张银他妈的屏保,即使手机换来换去,我还是断断续续用了两年。
-
  以前我就老是嚷嚷着,要是银他妈不完结就好啦,让江户就这样闹腾下去吧。结果一看漫画更新,空知猩猩的将军暗杀篇给了我当头一棒。
  因为看过薄樱鬼,对当时的日本历史有所了解,我暗自希望猩猩不...

© Eri-aikirs | Powered by LOFTER